平台流量的总闸

新知达人, 平台流量的总闸

新知达人, 平台流量的总闸

流量见闻

之前做视频号认识的一个老哥,公司通过视频号给公众号涨了百万级的粉丝。

昨天早上跟我说开始封号了,原因是腾讯出的新规《关于公众平台违规导流行为的进一步规范》,精准打击啊。

这位老哥涨粉的核心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春节前夕视频号开始对新注册账号很友好。新号发的视频很容易获得推荐上热门,他们利用影视剪辑,发上集引导关注看下一集的方式猛涨粉。

当然素材选择的眼光、剪辑的水平也重要,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系统给流量。

他在涨了二十多万粉的时候告诉了我这条消息,我也有去尝试,也有几个号上过热门,但是都是小热门,几十万的播放量。

我感觉自己搞太慢了,然后就花钱去买别人家的粉丝,花了八千多大洋吧。结果发现视频号涨来的粉丝质量(口播号),首先公众号的打开率特低,5万新粉的公众号头条阅读仅200。

另外呢,推小说的转化也是很感人,就是粉丝的价值不高,中间有段时间没啥流量,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这位老哥的影视粉在26w的时候,公众号流量主每日收入有2k,所以一直在坚持做,并持续突破,当然我保守了这个信息,未对别人提过半句。

这跟今天所说的“平台流量的总闸”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关系,很大的关系。

破译平台的流量逻辑

视频号是2020年初推出来的,刚出来那会影视剪辑、鸡汤类的号都很火,后面平台打压。

到2021年影视剪辑类账号又活过来了,我也是在那段时间买粉做小说,没两个月平台又打压。

今年,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个老哥,又在影视剪辑上得瑟了一回,这次平台点名批评。

发现问题了吗?流量好轮回,平台饶过谁。

所以结论就是:平台不是明文的规则(明文的性质不一样)是变动的,弘扬的价值是阶段性的,流量的倾斜是运动式的。

这个结论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是:发布的内容它必须是合法合规的。

比如说前段时间的顶流张同学,发的农村生活类内容,本身无可厚非。

博商学院的发的企业管理、商业模式等内容,也很正经严肃。

套用任何一条法律法规都是合法的,既不损害他人的利益,对平台而言也不减分。

即便如此,现在再去看张同学、博商王牌老师郑翔洲的流量跟顶峰时相去甚远。如果说郑翔洲讲的商业模式跟“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有冲突,但其他老师的号流量也在降。

说到底,平台就是个渣男,永远喜欢新鲜的,永远喜欢年轻漂亮的。

平台要维持自己的活力,总是要给新人机会,给被平台冷落的人机会,就好比大公司总是在这一边裁员,在另一边招聘。

问题是阳光下的世界没有新鲜事,历史只是在一次次重演,只不过非简单地重复。

世界上的内容类型只有10大类(我编的数字),不管风云如何变幻都只有这些,企业管理平台不给流量、影视娱乐不给流量、美食游戏不给流量,全部类目都不给流量,那平台的流量还能给谁?所以平台的总闸一直是开着的。

2020年抖音的养生茶,让一群人吃到饱,后面平台打击。到2021年,养生茶又复活了,表现形式上有改进,其中有一支叫运动养生。

影视剪辑可能现在大家审美疲劳了,过一段时间复活又是一个新鲜事。所以在平台翻别人牌子的时候,你只要苟住,下次这个渣男还会翻你牌子的。

流量闸门的开关

平台翻了别人的牌子,自己一味干等还是看天吃饭,我们不能这样干。

不要成为某一个人的备胎,你成100个人的备胎,那100个人也就成了你的备胎。大力出奇迹,要靠量变引发质变。

我们要紧盯平台的动向,要把平台全部流量的闸门找到,东方闸门不开西方闸门开,哪里放水我们就去哪里,顺天时而动,逐水草而居 。

我一直在关注搜一搜排名,春节那段时间公众号发文一律不收录,你有十八般武艺都没有用,我公众号发文系统的客户大幅减号,春节过后现在又恢复收录了,客户又开始充钱加号了。

还是那句话平台流量是变动的、是阶段性的、是运动式的。细节上有时候看重的是粉丝数量,有时候又偏向看粉丝质量(活跃),有时候限制有粉丝的老号扶持新号,过段时间又宠起老号。

平台流量闸门的关键维度就那么几个,翻来覆去,把这些细节搞懂了,任由平台如何变幻,总能搞到流量。

2021年发生了一起非常有意思的事:百度起诉做快排的SEO公司。

首例涉“搜索引擎优化”不正当竞争案

4月22日 消息:据北京日报报道,近日,海淀法院审理了百度公司状告深圳一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站长之家

某度控诉一优公司干扰百度搜索排序的行为,通过以人工或机器的方式点击目标网站,欺骗百度搜索排序算法,使目标网站排到搜索结果首页,破坏公司服务的正常运行。

一优公司说没有根据客户需要对其网站进行优化,并非是对某度自然搜索结果的干扰,也没有违反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还提出某度公司控制着某度搜索推广,不允许他人对自身网站优化,会导致某度搜索的垄断,损害消费者利益。

对这件事情本身,我们不做立场价值观上的评论。

但从中可以发现,快排的SEO公司基本把搜索的算法摸了个透,把搜索公司整的实在没办法了,技术上解决不了,需要动用外部力量来解决。

推荐流量、搜索流量都可以逆推流量的开关,唯独几年前公众号的订阅流量奇技淫巧是无效的,那会做公众号的人都很珍惜粉丝,大家都是长期主义者。

现在做抖音的人都很焦虑,前段时间看到一个以前做公众号的大v,讲述转型抖音如何亏掉2000w,最后的感慨是:抖音没有朋友,都是利益关系。

不禁让我想起多年前,360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被乐视截胡,周鸿祎感慨道:东莞没有爱情。

平台流量割韭菜太狠,大家都会变得短视,不讲武德,平台终将被反噬。

返回顶部